<
环球军情

环球深观察丨从冲绳到太平洋 美国海外军事行动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06 17:10

  据日本媒体10月29日报道,因怀疑自来水遭到污染,日本东京都府中市和国分寺市对本地居民进行了血液检查。结果显示,他们血液中含有的一种名为全氟辛烷磺酸物质的浓度高于日本平均值的1.5倍到2倍。

  全氟辛烷磺酸是一种可能诱发癌变的有毒化学物质,而驻日美军横田基地可能是该地区污染的源头。2018年,一名英国记者曾根据美军内部资料披露,横田基地在2010年至2017年共将3000多升消防泡沫泄漏到了土壤中,这些消防泡沫中含有大量全氟辛烷磺酸。

  2013年,冲绳县嘉手纳空军基地自动灭火系统出现故障,喷出数万升消防泡沫。图片来源:《外交学者》

  全氟辛烷磺酸英文简称PFOS,与它相近的全氟烷基和聚氟烷基物质,又称PFAS,两者都用于制作食品包装袋、不粘炊具和军用消防泡沫,由于持久性强,难以分解,如果在内积聚,需要几十年才能排出。大量调查研究发现,这两种化学物质具有遗传毒性、雄性生殖毒性、神经毒性等多种毒性,被认为是一种具有严重危害性的环境污染物。

  事实上,驻日美军在当地导致的PFOS与PFAS污染问题由来已久。本月中旬,美国外交学者网站发表《美军基地毒害冲绳》的文章,详细介绍了美军在日本冲绳县制造水污染的事实。

  文章披露道,2016年,日本冲绳地方当局检测驻日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附近河流的水质,发现河流中的PFAS含量很高。日本当局对岛上军事设施周边展开进一步检查发现,泉水、鱼类和农田中的PFAS含量均偏高。此外,岛上的饮用水中也发现存在PFAS。

  尽管有多重证据将污染的源头指向了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但自2016年至今,驻日美军对日本官员与当地民众进入基地内巡查的要求置若罔闻。

  据日本共同社10月26日报道,早在1977年,驻日美军基地周边的环境污染和噪音危害就已经成为问题,当时美国政府曾讨论将日本的环境法令适用于美军,但由于美国驻日本大使馆的反对而未能实现,致使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驻日美军基地的噪音问题和疑似源于有害物质外泄的污染变得愈发严重。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表示,日本政府之所以对驻日美军污染当地环境的问题束手无策,这要从60多年前《日美安全协定》说起。

  周永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日本和美国签订了《日美安全协定》,为了配合这个条约,又签订了《驻日美军行政地位协定》,规定了驻日美军在日本享有一些特权,包括享有外交豁免权。即使检查到了因为美事基地排放污染物而造成了日本水源和土地的污染,绝大多数情况下日本政府也没有对美军进行追究。因为总的来说日美军事同盟是一个美主日从的结构,日本不愿意因为追究责任而破坏两国的军事同盟。这也就意味着日本政府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美军军事基地周围老百姓的安全诉求、健康诉求。这是日美关系当中日本民众、日本政府和美军关系当中的一个无奈的现实。”

  除了日本冲绳,在浩瀚的太平洋,很多海域和岛屿都因为美军的军事演习、武器试验等军事行动而遭到严重污染。10月12日,英国记者乔恩·米切尔出版新书《毒害太平洋》,书中通过对当地居民、老兵和研究人员进行采访以及梳理美国政府长达1.2万多页的文件,详细披露了美国政府在太平洋制造污染的事实。书中透露的历史资料令人震惊。

  位于太平洋中部的马绍尔群岛上有一个圆顶形建筑,被称为“墓穴”。这里填埋着美国数十次试验造成的大量放射性废料,超过7万立方米。1946年至1958年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一共进行了67次核试验。这些核弹抹平了小岛,在埃内韦塔克泻湖上造成了一个个弹坑,使当地人背井离乡。

  2018年,美国能源部承认,“墓穴”受到海平面上升和风浪的影响出现变形裂缝,正在向海里泄露放射性物质。研究显示,当地辐射水平比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附近土壤中的辐射还要高。

  军事评论员魏东旭指出,美国在全球各地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军事训练和武器试验,给陆地与海洋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影响深远,触目惊心。

  魏东旭:“美军在实战以及军事演习的过程当中倾泻了大量的弹药,还有在盟友的国土范围内,也是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实弹演习,大量的炸弹、导弹,包括火箭弹,针对地面进行轰炸的过程当中也会有多次的污染,不仅对于土壤,甚至对于周边的地下水,甚至包括植被,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更何况在此前核试验的过程当中,它不仅有地面核试验,还有海上的核试验。可以说美军不仅在全球范围内点燃战火,而且也留下了很多的污染痕迹。”

  一边大肆破坏全球生态环境,一边阻挠国际社会治理环境的努力与决心,甚至还嘲讽发展中国家的污染问题。10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浩瀚的太平洋,不能因为美方的行径而继续“伤心”下去。

  赵立坚:“广阔的太平洋应该成为这一地区人民健康生活的福地,不应成为美军的毒剂试验场和废料垃圾场。然而,‘伤心’的又何止是太平洋?美国推卸环保责任、破坏全球生态环境的劣迹不胜枚举。此外,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拥有化学武器库存的国家,多次推迟化武销毁时间,消极履行自身义务,成为建立‘无化武世界’的最大障碍。美方应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